散文:伊人如莲,宛在水中央(冷雨)

女子如莲,出淤泥而不染,不染世俗。濯濯清莲,不妖不艳。莲,是一株开在佛祖脚下的花,是开在红尘之外的花。 半蒿新雨,一抹朱红。有美一人,伤之如何?凝眸处,远山空。眉间
admin

  女子如莲,出淤泥而不染,不染世俗。濯濯清莲,不妖不艳。莲,是一株开在佛祖脚下的花,是开在红尘之外的花。

  半蒿新雨,一抹朱红。有美一人,伤之如何?凝眸处,远山空。眉间愁,又几年?

  骨子里刻下的轮廊,反复上演着往日的旧颜,一瞥一笑仿佛还在昨天。梦中,你可遇见焚香祈祷的少年,岁月的留香里,你可曾忆起拈花轻笑的童颜?

  冉冉的月光下,谁驻足在荷塘下,梦了一千年。谁的爱,谁的恨,寂寞了年华。

  

  佛曰,无我相,无众生相。我洒泪问佛:若无此身,痛挚何存?

  一盏明灯,一曲梵唱,伴着一池的青莲暗香。在光阴中慈悲成佛。

  那些如莲心一般的心事,密密麻麻。那些在似水流年里飘荡思绪,任凭枯瘦的手指,敲出一串串寂寞的文字。落在纸上。

  若是一次回眸就是千年,我把刹那芳华写成一幅长卷。把缠绵悱恻的梦凝结在墨色深处,素色中,让在梦里嫣然含笑的你,如花朵一样绽放在纸上。

  一砚清墨,挥一卷柔情,寄流年。蒹葭苍苍的河畔,是谁重拾誓言?谁的情,谁的爱?输了年华?

  

  伊人过,痴心错,雾里看花花非花。相遇错,谁之过?雾里看花破情末。佛说莫,花可啄,物是人非成蹉跎。

  问世间情为何物?不过是,爱重重,恨重重。揪人心,牵情丝……末了,情深缘浅。

  一场游戏,游戏了你我,欢了谁?却伤了我。一场梦,绽放了谁的花事?却惊醒了我的一枕好梦。

  多情,换来伤和痛。强忍的泪水,有谁知道隐忍的缱绻?从此,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路人。行人经岁始归来,千万里,错相依。

  

  梨花满院飘香雪,高楼也静风筝咽。

  寂寞依依,情丝悠悠。砌下梨花一堆雪,明年谁此凭栏杆?怀念何处是?奈何,人走茶凉。

  船动湖光滟滟秋,举棹,贪看年少信船流。年少。无端隔水抛莲子,举棹,遥被人知半日羞。年少。